top of page

張博翔 專訪》
從機器人社到學生方程式,燃燒夢想的起點

VIEWS

編輯 | 林郁潔 廖昱翰

由台南高工汽車科出身的張博翔學長,現在身在日本的三菱汽車的第一車輛開發本部中的系統實驗部任職,主要負責的是乘用車單體殼車架之車種的強度、信賴性等驗證工作。

Image_20230430_141657_387 (1).jpeg

雖然本身是汽車科,但學長並非一開始就直接投入車隊活動,而是先進入了機器人社,直到因緣際會受到北科大系上學長的協助邀請,這才加入了北科學生方程式車隊。

 

也就是這一次簡單的邀約,讓學長下定決心離開了原本所在的機器人社團,也毅然決然地退出原本參加過的系學會,於2016年起全身心的投入Taipei Tech Racing 。從一開始的支架設計、加工開始,到協助車隊進行Cost Report編輯,最後在隔一年成為車隊隊長以及成本報告組長。回憶起那段時間的經歷,學長也大方分享了在車隊中的挑戰與不為人知的壓力。

 

「那個時候就是拼啊,拼了一個月沒有什麼在睡覺」

 

對於成本報告撰寫的不熟悉,北科車隊連續兩年參賽過程都在靜態賽遭遇不小的挫折。這件事情除了對於參與者本身留下不小的遺憾外,身為車隊主要幹部的博翔學長也面臨著來自學校以及贊助商的壓力。

1.jpg

博翔學長和北科車隊成功進入靜態展答辯環節

 

但這並未熄滅他對於車子以及車隊的信心與熱誠,反而更加努力思考解決方式,也讓北科車隊在第三年成功進入動態賽的環節。

跨出舒適圈,北京理工大學與豊橋科学技術大学

 

在鄰近大學畢業前大部分的同學都在交換與實習間二選一,於是在大學前已經有過實習經驗的博翔學長選擇了前往北京理工大學進行交換,並在當時與朋友一起成為聯隊負責人,也前往中國賽進行觀摩與試跑協助。對於北科車隊,則是擔任從旁協助的角色與布置,實際開發過程則轉交給學弟們進行。

但即便如此,他心裡始終還是有著些許遺憾。

 

「首先,遺憾的是努力了這麼多年依然仍未完賽。如果以這樣半吊子的水準去業界,真的能成為一名工程師嗎?留下這樣的懸念讓我十分不安。

 

第二個是當時在網路上認識了黃平(巴哈姆特)

不僅每次回台灣都帶給我各種新觀點,在即將畢業前也常和我聊天,鼓勵我不要留下遺憾。去過兩次日本賽後,應該更為清楚要做好一台車該從何而起,把握自己至今為止所學到的知識,去探索看看未知的領域。」

 

了解自己對於輪胎有極大興趣的學長以「輪胎」作為最大的考量,最後選定了在此研究項目有所表現的豊橋科学技術大学作為研究所的進修管道,也同時進入了學校中的車隊(TUT FORMULA),並先後於2020~2021擔任了人機&懸吊組組長、懸吊&空力組組長,以及先行技術開發人員。

學生方程式 V.S. 科系選擇,哪個比較重要?

 

即便在研究生時期也毅然決然投入車隊的學長,在聽到來自我們的詢問時也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從大學投入FSAE的他相當了解在台灣就業市場中,論文題目的選定,甚至是科系的選擇重要性遠大於參加方程式聯賽的經驗。如果真的要在國內發展,申請機械所控制組對於就業會比較有幫助。

 

「日本車廠所有的唸得出名字的,Toyota、Nissan、三菱、Subaru、Mitsubishi等等的,或者說日野。你可以看到他們報名徵人的網站第一頁,然後倒數第二個或是第三個都會有一個問題:『你有沒有參加過以下的比賽』」

 

但對於外國車廠來說,FSAE的參與是有相當大的加分程度的。回想當初投遞履歷的情形,學長表示大部分的外國車廠都會有一頁勾選相關活動經驗的欄位,其中一項便寫著學生方程式聯賽。因為對他們而言,他們了解這個比賽項目可以帶給參賽著實作相關的經驗。

 

「就是你想要做什麼,你對什麼東西有興趣就先去選,但之後你可能要去思考說這個研究題目的出路,跟你之後就職的職位、需求會有關係,所以要思考清楚。」

 

「那行之有餘,學生方程式也沒有什麼不好,像我就是少睡一點啦。但過的也是滿開心的。」

 

雖然嘴上說著控制組比較吃香,自己的論文題目對於工作上的直接加分並沒有到那麼多,甚至直言學生方程式賽車在國內並非一種優勢。但隻字片語間還是能感受到學長並未對於自己的選擇有所後悔或扼腕,也在語末告訴我們他僅是在客觀上進行了優勢上的推薦,但最終還是認為大家應該按照自己的喜好進行選擇。畢竟他在在學期間所著重的項目,最後和本身的工作在某種程度上是風牛馬不相及。

 

「其實我研究所是讀震動相關的,然後我學生方程式做的是懸吊的一些模擬,或者是車輛動態的分析,或者是空力套件、流體力學等等。但進公司之後我被分到的部門其實是強度的評價嘛就是做一些實驗的。」

 

最初選擇的研究項目跟未來的職業或者發展的關聯性不一定百分之百相同,所以如何在細思未來可能發展的情況下擇你所愛、愛你所選,也是學長認為大家可以好好沉澱自我,再三探索的好問題。

想進車業前的準備,「工數聽不懂建議快點重修」

 

除了談論到學系、研究方向以及學生方程式對於職場上的影響,我們也進一步請教了博翔學長對於現在仍在學、同時也對進入車業有興趣的同學們可以給出的建議。而他在聽完這個問題時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工程數學這個科目。

 

「第一個就是工數啊,工數超重要的。像我大二一開始學工數就覺得這東西一點用都沒有,可是開始做學生方程式的設計的時候你會開始發覺超級多的東西都是用工數去解的。」

 

就像是大部分學生對於學科抱有的不解與埋怨,最初的他認為工數是相當沒有用的科目。直到真的加入了車隊以及其他應用領域,便突然發現以前無聊的東西都是進行實操的基本工具,也一度很懊悔沒有認真將工數學好學滿。並一再強調如果現在的學弟妹還有時間,或覺得自己的工程數學學的不怎麼樣的話,千萬要把握機會重修。

 

而除了工程數學外,他也提到了另外兩個很重要的科目體系。

 

第一個是工科同學們耳熟能詳的五力–機械力學、材料力學、動力學、熱力學、流體力學,如果志向在於車架、懸吊或是轉向、傳動,那麼這五力的重要性更為凸顯;對於想走控制組的同學來說,車輛動力學則是另一個必要的科目。

如果你不知道如何計算,那之後的材料搭配、幾何運算,甚至是轉向系統齒輪和齒條的研究都會受到阻礙。即便現在讀起來都是很枯燥乏味的東西,但最後都會感謝自己有好好把這種基礎的科目研究透徹。

 

第二個重要的科目則是語言,對於走過研究路程的學長來說,他清楚了解中文相關的參考資料真的少之又少,或者可以篤定的說基本沒有。相關的文獻、論文,以及其他同學們所呈現的畢業專題都是以英文呈現。所以如果英文閱讀的程度不佳,那在參考的過程中就會找不到可以用的資料,再更進一步來說,連進入國外車廠任職的機會也微乎其微。

 

而如果想要進入日本車業的學生,日文的檢定至少也要考過N2,並且基本的應用日文要學好才有辦法與同事交流。

 

不過說到性格適配性方面的話,博翔學長到是覺得不是個「怪人」都還好,只要保持著一定的堅持和原則,在設立好停損點的情況下堅持著自己的夢想,他認為沒有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只要盡力去做做看,說不定會有想不到的成果。

先看潛力後定義,三菱的招聘方式

談到在日本車場的招聘方式,學長分享了一個與台灣企業稍微不同的人才分配模式。

 

在我們常見招聘廣告上清楚寫好的職位、對應技能以及其他要求,但對於日本車廠來說,他是先以總錄取人數作為選擇的第一條防線。假設今天他想要招收一百二十位新人,那他便會以基本的要求與前力的評估先將足夠的人選招收進來,至於今天你最終會分配到哪個單位,或者是被請離公司,則全端看前半年實習期間的表現。

 

聊及此處,學長也跟我們分享了一個當初他在實習間的小趣事。

 

「你做大夜的時候,因為他是一個禮拜換一次班,所以你有時候會不習慣突然從早班換到夜班,所以那兩個月做下來就一次瘦了八公斤。

你根本不用去的健身房你的肌肉就出來了。因為搬那個鈑金其實不輕啊,滿重的。」

 

「那個時候又夏天,很熱,雖然他有冷氣,但他們的冷氣是一個點。就是他是一個風管導出來的,但是因為夏天天氣很熱,所以你只要走超過一公尺以內三十秒你就開始覺得熱了。

也就變相去讓你讓你運動,然後你會希望早點正確的把它做完,然後躲到有冷氣的地方去休息。」

 


 

三菱的苦與甜,異國他鄉任職的現實

在三菱工作的這段期間,博翔學長特別點出了幾個公司的優點,以及身在日本會面臨到的文化衝擊所帶來的挑戰。

 

優點一、食衣住行等福利制度完善

公司有食堂與宿舍等基本的設施,宿舍是單人房,配備車位,簡單換算下來一個月也只要四千臺幣左右。只是衛浴設備會需要與他人進行共用。

一年甚至還有約莫臺幣一萬五千塊的旅費的補助,平時上班的車費則是另外補助,這裡的一萬五千元是自由出遊的補助金。

 

優點二、培訓制度完善

如果遇到培訓課程,公司也會全權負責你延伸的相關費用,相當支持你繼續進修。

 

優點三、工作穩定

在日本的車廠原則上不要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不要做違法犯紀是不會隨便被開除的,大部分的人都可以直接做到退休,所以工作穩定度相當的高。

 

挑戰一、社風保守

在面對到公司負面新聞所產生的打擊下,近期的發展都以大眾口味為主,比較少往較有挑戰性的車型或者研發進行研究。

 

挑戰二、部分部門加班時數長

每個部門工作的性質都有些差異,所以難免會遇到事情做不完的時候,必須特別連下來加班處理事情的狀況。但學長也特別提及,即便公司內還是有嚴格控管加班時數,如果真的遇到加班的話也會支付相應的加班費用。

他所在的開發部門的上班的時間也可因應前一天加班的狀況作出彈性調整。

 

挑戰三、社內外國人少、禮儀習慣差異大

進入三菱這種大公司不易,身為台灣人的學長在公司內也沒有遇過來自台灣的同事,其他外國同事也是少之又少。在沒有「同鄉」的加持下,日本又是一個文化禮儀相對複雜的國家,印章蓋的方式、鞠躬的角度、敬語謙詞的使用,甚至於其他肢體語言的習慣對於外國人來說都是一大挑戰。

 
因為心有夢想,所以始終堅持

訪談的尾聲,學長對於自己的的過往以及現在下了個註解。

 

「就是因為喜歡車所以…喜歡車,對於自己也有一些要求,所以現在在日本車廠工作。那因為喜歡車,所以做了五年還是七年的學生方程式,那也是因為能夠投入到車業、能夠做研發的工作,那這個熱情支持我去挑戰跟越過了滿多麻煩的事情還有困難。」

 

在追夢的過程中不乏有著些許抱怨以及重重難題,但他心中對於車輛始終帶有熱誠,對學習和自身的技能也抱持著相對謙虛的態度。在與我們談論到車子構造和技術的過程中眼睛也閃爍著對於自己喜愛的東西時無法掩蓋的光芒。,

 

我們也在此祝福所有有車業夢的大家能與學長一樣心懷堅持,勇於追逐、建造自己的夢想!

bottom of page